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学校首页

客家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客家体育
客家体育的特征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12-29   点击数:(1590)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一、客家体育的继承性和广播性

客家体育的继承性是指在历史演变过程中纵向的流传和发展,包括起源、兴起的地域和时空痕迹,一代接一代的承上启下,继往开来。

客家先民源源不断向南迁移是从秦汉开始的,经过唐、宋末年,后至明、清时期。史学专家认为,客家民系在其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其迁徙的地域范围之大,发展之快,与其他民系(包括海内外各民系)交融之多是罕见的。同样,客家体育的形成和发展,也在此历史长河之中。

众所周知,蹴鞠是我国古代的足球活动,始于战国时期。到了汉代,民间蹴鞠蔚然成风,成为人们娱乐活动的一项内容。所谓康庄驰逐,穷巷蹋鞠(《盐铁论国疾》),鞠城弥于街路(陆机《鞠歌行序》),这些都反映当时蹴鞠活动的普及。小儿以铅锡为钱(铜钱),装以鸡羽,呼为燕(毽)子……亦蹴鞠之遗意也(高承《事物纪原》),这就是说,踢毽子活动是由踢足球活动发展演变的。其实,毽子踢法与足球踢法有许多相似之处。1936年第11届柏林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不但进行了国术表演,而且还有一名运动员为大会和当地民众作了踢毽子的精彩表演。运动员灵巧轻盈的踢法,鲜艳夺目的毽子不断地上下、左右、前后飞舞,令观众眼花缭乱,都为这项中国特有的踢毽子艺术所折服和赞叹。

踢毽子活动是一项灵巧、简便、有趣的健身娱乐活动。活动时间可长可短,活动场地可大可小,可以室外踢,也可以室内踢,男女老少皆宜。

中央革命根据地(简称中央苏区),当时以瑞金为中心,包括赣南、闽西等二十余个县,这些县95%以上均为客家人。也就是说,中央苏区区域内是客家人居住的大本营。客家体育与苏区体育休戚相关,本为一体。为了建立经常的文化娱乐生活,用体育活动的方式达到教育青少年的目的,苏维埃政府和各级少儿组织提出:要以村为单位设立游戏场,经常领导儿童去打球、踢毽子、滚铁环、打秋千、捉迷藏等,提高儿童的革命兴趣。可以这样说,踢毽子这项活动,在客家地区广泛流传,普及城乡、盛行不衰。

客家体育的广播性是指在一定历史时期内横向的广泛传播和拓展。仍以踢毽子活动为例,踢毽子活动不仅在汉民族中广泛开展,而且在少数民族中也有各自独特的踢毽子活动,如打鸡毛球、哆毽、打手毽等只能用手拍打毽子(规定不能用脚踢),都是从踢毽子中引伸过来的。

由于踢毽子活动的发展变化,到20世纪80年代繁衍出一种毽球运动,经国家体委审定,毽球列为全国正式运动竞赛项目。

二、客家体育的变迁性与稳定性

世间任何一项事物都在诸多条件的影响下,悄悄地发生变化。但是,不管怎样变化其稳定性与变迁性都在相互渗透与制约。又比如踢毽子这项活动,在客家民系中流传了数千年,毽子的制作、踢法和规则等相对稳定保留了它的本质部分。随着一定政治、经济、科技文化、道德伦理、社会风尚等方面因素影响,其变迁性是绝对的。如踢毽子活动的时间、空间的变化;参与者人群的变化;活动形式的变化都使这项客家民俗体育项目更具有活力。

客家民间的灯舞种类颇多,其中客家摇篮――宁都等地以马灯舞盾牌舞更流行,更具特色。马灯舞又称竹马灯跑马灯。竹马灯一般用竹篾扎成竹架,外面用布蒙好,分前后两截,系在舞者腰上,如骑马状。舞时表现骑马者自若健行,或疾驰飞奔、跳跃,动作轻松活泼、情绪热烈奔放。盾牌舞是一种表现古代士兵操练的舞蹈。其内容与形式为两军对垒,互相攻守。舞者左手拿盾牌,右手持短刀。表演时,真是刀光剑影,使人眼花缭乱,甚为壮观。据说,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曾以盾牌舞训练士兵。

三、客家体育的社会性与群众性

客家人原是汉族的后裔。黄河,母亲河培育了一大批农耕的民族,他们纯朴、敦厚、勤俭、刻苦、和善、不畏强暴。他们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都依附于土壤,依附于大自然。但是,这一群中原农耕民族,由于战乱、饥荒等原因大批南迁。从某种意义上说,客家民系的南迁不但是中华文化的传播者,而且也是生产知识的传播者,客家体育的播种人。所以说,客家体育是顺应和满足人们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而产生和发展起来的一种特殊的文化形态,它具有坚实的社会基础。

客家体育不管怎样传播,不管有多大的区域,不管要跨越多久的时空,都需要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中实现,同时成为充满生机、实实在在的群众活动。

客家地区的农耕文明,使客家人安居乐业,丰衣足食,代代相传。牛,它是农家之宝,农民的忠实朋友。在农村,每日早晨和下午都要将牛牵到有草的地方去,让牛吃得饱饱的,一般叫放牛

放牛,给农家子女开展体育活动创造了良好条件。有时,我们邀上三五人,或十几人到山上去放牛,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盘算着今天要进行哪些体育活动,只想到赢,不愿输给别人,争个不停。到了山脚下,大家把牛绳解下来,让牛满山坡跑,细品鲜草。这时的牛绳就成了跳绳。于是,跳绳活动开展起来了,个人跳,双人跳,多人跳,花样跳,刹时,都成了跳绳运动会啦。

尔后,有的打石子;有的下棋;有的打石头仗;也有的做孵蛇蛋游戏,还有的在打野仗,呈现出一幅幅快乐客家体育的活动景象。总之,大家就地取材,进行着各式各样的体育活动,这些我们都称之为客家体育。

客家民居中的围屋建有院围、厅堂、屋檐、晒坪、巷子等许多空坪,为小朋友提供了进行体育娱乐的场所。比如,踢毽子、跳房子、打陀螺、滚铁环等可以全天候的,风雨无阻。所以说,客家体育是民众在长期共同的社会生活和劳动过程中创造出来的一种民俗文化,有非常明显的社会性和群众性。

崇文尚武,文武双全是客家人一贯倡导的学风,它造就了许多儒将,如文天祥、洪秀全、肖华等。客家地区很早就设有练武堂文武庙。中国传统体育武术中的拳、棍、刀等在客家区域内有较好的社会的、群众的基础。

四、客家体育的民族性与共融性

华夏儿女是龙的传人。龙,作为华夏文明的象征,成为中国文化的产物,成为中国至高无上的文化符号。

客家人对龙也有一种不寻常的敬畏与崇拜。客家地区每逢春节期间,或喜庆的日子,以姓氏或以村庄组成龙灯队伍开展以龙为主题的舞龙灯活动,以活跃气氛,联络感情,凝聚人心,显示红火,欲图吉利。

龙的形象,表达了汉民族的图腾,成为汉民族的精神文化。无论是舞龙灯,还是划龙船(龙舟)经过几百年,乃至上千年的传承、变化,不断融进了其它民族体育民俗和文化因素,熔铸了众多民族的智慧和思想感情。至今,在传统的舞龙灯、划龙船的基础上,舞龙人数增加,龙身加长,造型更雅致,这样既是对中原传统文化的传承,又有客家人新的创意。气势磅礴,十分壮观,如此,更能表达客家人对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祈愿和对安定幸福、和谐美满的向往,更能体现客家人意气风发、精诚团结、奋发图强的进取精神。比如,宁化的灯龙、光龙;连城的大龙、巨龙;长汀的蟠龙;兴国的板凳龙;石城的草龙;宁都的滚龙,火龙等,其民族性和共融性的特征更加明显。一批批汉民从中原迁来赣闽粤三角区,他们在这里繁衍生息,并与畲瑶族等土著居民发生血缘上和经济上的交融,最终形成了客家民系。与此同时,汉民族传统文化融合了畲瑶族文化,形成一种多元文化,这种多元文化就是客家文化。毫无疑问,客家体育项目在畲瑶族中也处处可见,融为一体。

五、客家体育的趣味性与竞争性

竞争,有一股动力,能激发人的进取心,比一般的身体练习游戏更具有吸引力。从一定意义上说,竞争性与趣味性有着和谐统一的特征。

纵观客家体育数千年的发展史,至今可以说,还没有举办过一次规范性的竞赛活动。但是,客家体育渊源流传,从中原流传到了赣南、闽西、粤东等地区,其主要原因是因为游戏性和趣味性的缘故。俗话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现代奥运会创始人顾拜旦也说过参加比获胜更重要。同样,客家体育也重在参与。

跳房子,对于农家小朋友,特别喜爱。它除了能提高奔跑和跳跃的能力,还能分享修建房屋,有了房屋的一种快乐!客家人在长期的颠沛流离、背井离乡的辗转迁徙中,吃尽了苦头。他们尤其珍惜安居生活。只有安居后,才能乐业。所以,他们一辈子省吃俭用,勤俭持家,每到一处,千方百计破土兴建房子,首先,把家安顿好。跳房子游戏是客家先民对后代的一种传承教育。跳房子游戏一般有两种,即跳飞机房和跳平房。小朋友用一把小泥刀(小瓦片代用)一间、二间、三间……修建起了一栋一栋新房子,高兴极啦!以此教育孩子,从小要勤俭持家,从小要热爱劳动,从小热爱自己的家和家乡。

打石子游戏,在客家地区少年儿童中非常普及,尤其女孩更喜欢这项活动。她们在河边沙滩上,拾到一些大小均匀,且颜色相同,圆形光滑的石子,二三人围坐在一块,看谁心灵手巧,看谁花样最多,有单选,有双选,也有多选……其实,他们在模仿大人选种,如优选豆种、优选花生种,优选稻种。当然,按规定,选得又快又好的为胜。

这两种体育游戏,都源于客家人的生活和劳动,对后代的教育具有启迪作用。游戏过程中有一定的竞争性,给赢者带来更多的玩耍机会和乐趣。但是,更多的是具有纯原的乡土趣味性。

六、客家体育的地方性与局限性

地方性与局限性的特征制约了客家体育的发展。地方性是指本乡本土,所以,它的本身就带有一定的局限性。一方面它受地理环境的影响,比如,居住在章江两岸、贡江两岸、汀江两岸的客家人,因为水资源丰富,水上劳动,水上航行较多,所以,划龙船(龙舟竞赛)活动开展普遍。远离江河两岸居栖的客家人就不便开展此项活动。另一方面跟原来的地方传承文化关系密切,比如,九狮拜象,是在龙灯、狮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大型灯舞。不仅气势磅礴,形象完美,而且技艺高雅,寓意深远。它象征着:万象回春,九州同乐,共庆太平!九狮拜象主要流行于上犹营前一带,其他地方却很少见。

造成客家体育的局限性,其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客家人以农耕为主,多数居住在赣南、闽西、粤东等山区,体育活动的内容、方式都是生产劳动、生活方式的再现,跟外界接触少,交流少。

其次,人们对体育概念的认识淡薄,尤其对客家体育的认识更肤浅,有的认为跳房子、打石子、丢沙包、滚铁环、打石头仗、孵蛇蛋等不象体育、不起眼、不太雅;也有的认为划龙船、舞龙灯、舞狮子等属于民俗艺术,其实它们既是民俗艺术,又是典型的民俗体育,是一种具有双重性的客家文化。

第三,随着时间的推移,环境条件的改变,有些客家体育活动内容与活动形式失传了,或悄悄地发生变化,或用其他活动所代替。比如,打牢钱,或者称打铜钱、铜板,现在,有的地方改为弹玻璃珠子,也有的改为打翻纸包(纸片)等。放孔明灯这项民俗活动就更少见了。

第四,客家体育活动的开展具有明显的阶段性、季节性。少年儿童(尤其乡村的少年儿童)是开展客家体育活动的主力军,他(她)们正处于生长发育的旺盛时期,这个年龄阶段,可塑性强,对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智力开发都能取得良好效果。当然,也有一些活动项目成人化,主要出于安全起见;也有一些活动项目带有季节性,比如,踢毽子、跳房子,一般秋冬时期开展较普遍,因为,此时,多数少年儿童都不打赤脚了,穿上鞋子,活动起来更方便。

第五,近代体育项目的冲击。近百年来,先后从国外流入中国城市和农村的田径、体操、足球、篮球、排球、网球、乒乓球、游泳等项目,已被客家人经过消化和吸收,融合于客家民间。20世纪30年代初,以瑞金为中心的赣南、闽西中央革命根据地,在偏僻的客家山村里,红军和地方老百姓经常开展以近代体育项目为主的体育活动和体育竞赛,为中央苏区的革命与建设起了积极的作用。

第六,对客家体育的发掘利用没有摆正位置。笔者是客家传人,在这春色满园,百花盛开的季节里,期盼着政府部门、体育教育工作者(尤其体育教师)、新闻媒体、商界人士携手共同打造客家体育品牌,如举办客家体育运动会,客家体育文化节。在不断发展壮大,不断开拓创新的历史进程中谱写光辉的客家文化史。

 

地址:江西省赣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 邮编:341000  电话:(0797)8393671 8393672

Copyright by © 赣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 技术支持: 浩网科技